Rofix

她眨了眨眼睛,在头旁的玫瑰花伸出枝桠,遮住了夏日的烈阳。卫思弗洛人和植物共生,我入眠时,背后的草本阔叶就会将我倦缩起来,让我在田野上也能温暖的休息。有外乡人调侃我们像长了翅膀,可惜这些叶子不足以能让我们飞起来,它们顺着我松草麻的衣服在背后张开,让我能够在下坡时滑翔一小段。植物会顺着人的性情生长,或荆棘带刺,或五彩招摇。在嘉年华的日子里从空中往集市看,人海仿佛花海荡漾流动。我们死后植物只能就地生根无法再移动,她告诉我,也许我们只是植物生命中的青春期。

评论(13)
热度(1487)
回到首页
© Rof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