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fix

我们只是四维空间的一个切片而已。我躺在广袤的田野上,看着天空那一层层的时空切片。我的星球零诺就像是站在两面平行的镜子中间,只不过每一个镜像都是不同时空的我们,只是恰好在这个坐标上被投射了出来,好似一个柠檬误入锋利的刀刃,从此能一窥自己无数的低维形态。而我望向的天空,则是拥有不同起点和境遇的零诺。时空投影的频率因为消耗已经使得光谱发生了位移,我只能隐约的看出另一个世界的大概。当我们看向时空时,自己也被注视着。

评论(17)
热度(1807)
回到首页
© Rof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