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fix

“墨蓝色的天空下无数红色的风筝拽着金黄色的尾翼在漂流。”他说道。“谢谢。”我收下笔,看着本子上的记录,更加坚定了我的猜测。这描述的情景正是我昨晚的梦境,我以自己家为半径,访问了每一个邻居,并将拥有相同梦境的人家为辐射点继续扩散,发现了惊人的事实。在沐芬,梦的数量是一定的。从史书的记载来看,每个人终究都会经历所有的梦境。而不同梦的到来或早或晚,传播的路线也并非随机。也许梦是一种波形生命体,而我像一个猎人嗅着它们的气味,看它们今晚驻入何处。

评论(16)
热度(1615)
回到首页
© Rof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