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fix

今早我跟我的右耳道别。它已经陪伴了我十五年,是时候去更远的地方生活。在低里卡,所有的器官都是共生体。组成“我”的这些器官因为缘分相聚到了一起,但谁也不能确保他们没有离别的一天。右耳第一次找到我的时候,已经因为太久没有宿主过度缺氧,整个耳廓煞白一片。救活后的每一天,我都能听到这世界最细腻的声音。我不知道这些器官的心思,但我知道就算眼睛背叛我,我依旧可以相信听觉。谁说我又是宿主呢,没了他们,我只不过一个游荡的大脑罢了。

评论(18)
热度(1506)
回到首页
© Rof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