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fix

我不再害怕。最糟糕的已经过去,望着苏里亚夜空中的光贼留下的闪闪发光的墨汁与银河交织在了一起,我终于决定不再回头,踏上去往北方的列车。空气变的像水泥地一样阴冷,我不习惯这里的一切。新城市的大气有了时间锁,看不到超过十万光年之外的星球,这就使得天空至少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光亮。曾经我的玩伴会说,那可是十万年前星球的样子,穿过茫茫宇宙荒漠抵达了你的眼睛,你要好好看着它。知道自己的凝望在十万年后也会被那个星球上已经演化出来的生命所观测到,他是否也会好奇我这匆匆一生。

评论(14)
热度(1304)
回到首页
© Rof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