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fix

“我要向南方迁移了。”老人对我说,在这人潮向北的路途中显得格格不入。“为什么?”我问道,“你不想去极点,看到全部的人生吗?”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看到足够。在这北纬30度的地方概率云已经积攒到足够的密度,让我能够窥见十年后多个方向上的可能人生。这不但没有缓解我的焦虑,反而让我更加忧心忡忡。你们都想去极点看确定的未来,但我想给我生存下去念头的正是我在赤道的日子,稀疏的概率云让我无法窥见未来的丝毫,生命与时间的蓝图还未展开。这未知让我踏实。

评论(17)
热度(2223)
回到首页
© Rofix | Powered by LOFTER